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诉讼服务 司法公开 法院文化
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->同心县法院->法院文化->法官文苑
他们现在都还好吗?

  

他们现在都还好吗?

毛竹

    哽咽中,我突然醒来,看看手表时间还在凌晨4点多。极力地拼凑梦中那两个些模糊的场景,一个是一群孩子围着我问这问那,另一个是我背起行囊和一群孩子说下学期再见。我记得,这是我在2003年春季到山区学校参加支教活动时的情景,梦中那群孩子是我的学生。头一个是我第一次到学校后,孩子们欢呼雀跃的场景,至今我都难以忘记。后一个场景是不曾有过的,但却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。每每想起这些,我内心总会有一些负罪感。那一学期中,孩子们会经常问我:“老师你要教我们多长时间?还走吗?”孩子们这样问是有他们的理由的,也与我为什么会是以“支教”的身份到这里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 学校坐落在一个居住着20来户人家的山村,学生便是这个村子里的孩子。村子四面环山,各户依山而居,因村里出过一个李姓“羊把式”(羊倌),村名也就慢慢被叫成了李把段头村。联接村里人和外界的是一条回声响彻的峡谷,峡谷中到处都有被人挖出的直径约1米左右的洞口,洞里深的长达几十米,浅的也就三五米的样子。听村里人说都是附近百姓为了生计挖龙骨留下的,每年都会有人因为塌方被埋在里面,因此这条峡谷里晚上是没人敢走的。峡谷中的砂石路是村民的拖拉机和摩托车慢慢探出来的,遇到大的山洪流过,路便又没了,等再走出一条新路那也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。村里人一直保持着赶集的习惯,每逢农历一、四、七都会坐着村里的一辆三轮拖拉机到县城的集市赶集,票价是1块钱,这也为我每月能回一次家创造了条件。说是赶集,其实生活并不富裕的他们,每次买回的东西并不多,一可乐瓶香油、二斤牛肉、两三斤韭菜、一袋盐、一瓶醋什么的。之前我一直认为,他们这是去逛,是饱眼福的那种逛,是无所事事的那种逛,甚至一度对他们的那种等靠懒产生了憎恶。后来我慢慢明白,其实他们渴望外面的世界,但靠天吃饭的现状让他们何以改变当前的窘境。

    得到学区给村里派了老师的通知后,村主任高兴地开着自己的手扶拖拉机到学区领书,然后在县城接的我和另一位老师,当然他也顺带到亲戚家要了一车羊粪。一路上,羊粪的骚味倒没怎么熏着我俩,却是村主任的那辆烧机油的拖拉机把我俩给熏坏了,一加油门一股滚滚黑烟就扑面而来,躲都躲不开。到村口时,已经是傍晚时分,等在村口的学生一直追着拖拉机和我们一块到学校。在刚刚新建的教室门口,坐满了学生家长,村主任向我俩一一介绍了孩子和家长。当天我记得很清楚,孩子们一直闹腾到半夜都才在家长的催促家回家睡觉的,天真无邪的他们甭提有多高兴了,因为他们又有老师了。可家长的半喜半忧我也感觉到了,高兴的是给孩子们分了两个有史以来学历最高的老师,忧的是我们是到这里来支教的,怕我们一学期满离开后孩子们又咋办,更怕的是我们会不会中途离开,因为之前就有这样的例子。

    因为学校刚刚建好,窗户、吊顶、墙灰和地砖都还没有完工,我俩当晚就先暂时被安排在村主任家住下了。第二天一早,学生们都已背着书包,等在了我俩住的房间的门口。草草收拾了一下,便开始给学生按年级报名。一年级最多,12个孩子,二年级8个,三年级4个,两个老师三个年级一个教室,我俩对视笑了笑,六七十年代的复式班我俩上学的时候没轮上,教书的时候却要体验一把了。因为是春季,山里天冷风大,在村主任的召集下,整个早上我们都和学生家长在给教室的窗户装订塑料膜,这样既保温又能透过光线,保证学生上课。下午我们给学生上了这个学年的第一课,情况很糟糕,二、三年级的学生,上学期的课只上了一半老师就走了,最后我俩决定加上周末的时间,从上学期落下的地方开始补起。当然,老师离开有他的不负责任,但也充满着无奈。从学校当时的环境来看,在新教室建之前,只有一间土坯房作为教室,冬不保暖,夏不避雨,夜里老鼠往被窝里钻。老师吃饭没有锅灶,哪个家长叫了就去哪家吃顿饭,喝的水还要到离学校两三里的山坡上去挑。从学生家长了解到我俩情况后的那种半喜半忧就足以说明,之前老师的离开不是个案,而我俩与前任老师唯一的区别就是建了一间新教室,附带一个小办公室。

    之后我了解到,村里为了能使我俩待下去,村主任召集了所有学生家长开会,要求每家轮着给老师管饭,尽量保证有肉,谁家耽误了老师吃饭,国家补贴的荒山粮一年不给,扣了学校里用。在新教室完工前,老师的吃住都在村主任家。生活安顿好之后,我俩也一心投入到了学生的教学工作上,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孩子们的刻苦努力,加之我俩悉心教授,学生们成绩提高很快。高兴之余烦恼也接踵而至,村主任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,加上我们两个一天要有9个人吃饭。从开始的顿顿有肉到之后的黄米粘饭加咸菜,我们能感觉到他家里已经是拙荆见肘。为了给他家减轻一些负担,我俩偷偷买了一些方便面,平时少吃饭,晚上睡觉时垫补点方便面。也因为这样的饮食习惯,我犯了胃病,也留下了一吃酸菜胃里就泛酸水的病根。

    “五一”过后,我俩和学生们都搬进了新教室,对我俩而言,可以轮着吃饭了,这样村主任家的困难就会相对减轻一点。更高兴的应该是孩子们了,他们有新教室了。白白的墙、大大的黑板、明亮的窗户、平整的红砖地……这是他们上学以来最好的教室!那一年,山里雨水还不错,村里人都说今年的冬麦多少能收一点。孩子们也会时常叫我俩和他们一起去后山玩耍,我们每次也是欣然接受,权当是给他们开展了一次课外活动。挖野菜、追野兔、捉迷藏、烧冬麦吃……,这些难忘的场景至今让我记忆犹新,也是我从教生涯中和学生最快乐的时光。看着孩子们学习成绩一步步的提升,我俩也开始着手为孩子们准备一个别样的“六一”儿童节。我俩自掏腰包为学生购买了一些学习用品作为奖励和节日纪念,除了对成绩优异和进步快的学生进行表扬外,我们还为孩子们准备了好几组趣味游戏,总之都是他们喜欢玩的一些活动,中间有一些也穿插了学生家长的参与。那天,他们稚嫩的笑声响彻整个村子,后来我才知道,这是孩子们过的第一个“六一”儿童节。

    “六一”带给我和孩子们的快乐是无尽,也更加深了我们之间的师生情谊,不论是课堂上还是课余,总是有几个孩子粘着你。过完“六一”,也就临近期末考试了,我的支教生涯也开始进入倒计时,这个情况是孩子们所不知道的。课余我时常在想,我们走了以后,还会来老师吗?来了能待多久?还会不会出现中途离开的情况?等等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只要教育局不给这里调来固定任期的教师,孩子们一次次的希望都会变成幻灭。

    那学期,学生的期末考试是全乡统一组织的,学生们和老师都要步行到10里以外的一所完全小学参加考试。第二天天刚亮,我们就迎着朝阳出发了。“小燕子,穿花衣,年年春天来这里……”蜿蜒盘曲的山间小道上回荡孩子们欢快的歌声,他们手拉着手儿走在明媚的阳光下,开心地唱着、笑着,雀跃前行。然而,在他们欢笑声的最深处,隐藏着的却是我的无奈和痛楚,他们多么希望老师和小燕子一样,年年能够来到这里啊!当晚考试成绩就出来了,和孩子们一学期的努力终于见到了收获,三个年级24个孩子的语文、数学总成绩都名列全镇第一。那一刻,我多想亲自告诉孩子们你们真棒、多想和他们一起庆祝这个快乐的时刻啊。可是,我没有,甚至没敢和他们说声再见,当晚我们就收拾行李悄悄地离开了,那次考试是我和学生们最后一次在一起。

    这些年,我工作的单位换了好几个,但这些孩子的学习情况时常牵动着我,好几次因为他们从梦中哽咽而醒。12年来,我的内心里一直牵挂着他们,直到后来知道我们走后教育局给那所学校派去了2名特岗教师,内心的自责才稍稍有所平复。再后来,听说整个村子都生态移民了,当然学生的教学条件肯定比过去要好很多。12年的光景,现在孩子们如果还上学的话,应该上大学了吧?

    他们现在都还好吗? 
来源: 责任编辑:马长春
☆ 同心县人民法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同心县人民法院网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于同心县人民法院网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和使用。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同心县人民法院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同心县人民法院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同心县人民法院网联系的,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。